这世间所有快乐都是禁不起推敲的

差一点忘了这是为你开的账号。最近我妈暗示我,男人或者女人都好,让我去谈恋爱。太晚了,你离我半个地球远,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

上海的街头和记忆中的台北何其相似,满夜的霓虹都无法驱散寒冷。

晚上那杯咖啡尝起来很淡。但我还是失眠了。

jinnnnx鼻血鳍:

“加菲” ▏Andrew Garfield

我虫的美颜盛世!!!我要吸爆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放下了。

一度在失眠时习惯打开AR的朗诵、访谈,或者是自己剪的电影音频。出现在各种show里的年轻演员对他拙劣的模仿(其实还好。如此多年。

直到去年的这个时候刚抵达零下三十度的哈尔滨。刷开各社交平台,消息铺天盖地地袭来。喘不过气,躲在厕所哭,甚至被敲门询问在发什么神经。
今日的大理阳光明媚,花团锦簇。不远处苍山巍峨如黛,岁月静好。

流水很好。落花也很好。

但风花雪月最是不堪一击。失眠的时候不再听午宴之歌。





当全家人都在阳光下激烈地赞颂主时,该隐沉默不语。
亚当问:“你为何一言不发?”
该隐反问“我为什么要说话?”
“祈祷啊!”
“你们不是祈祷过了吗?”
“我们祈祷过了,最虔诚地。”
“而且很大声。我都听见了。”

莫虐我bucky😭😭😭话音未落虐了妮妮😱真的猴猴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夭寿啦盾冬发糖私奔啦啦啦👏🏻👏🏻👏🏻1v1时候看出了天龙八部的感觉😳不讲了,感觉我还可以刷十遍🤐🤐🤐不行小蜘蛛还是加菲比较可爱啊啊啊啊啊

之所以原地打转并不是没有前进 而是走了太多弯路 回到了原点

刚刚发生了一件很奇妙的事 本来挺欣赏的一个作者建了一个群 起初只有三个人 相谈甚欢 度过了愉快的几个小时 然后来了一个和群主认识的精神状态不甚正常的女子(并且我们都差不多年纪 无黑之意 只是认为年龄比较能直观地说明一个人的心智成熟程度 当然也不尽然) 先是把角色ooc了一大通 然后开了一些自以为很绝赞的脑洞觉得自己似乎污得有理 千言万语就是下半身 然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说 我还是分得清喜欢和糟蹋的 她理直气壮地说你不接受就走 作者之前说她讨厌ooc 只接受顺理成章的发展 原来全都是打脸 另一位也是不知在现实生活中受了什么刺激 表现出那种以脑洞为中心的极端个人主义讨嫌到极点 你觉得你蛮屌你有理 我说闷着想和说出来给大家听之间还是需要把握分寸的 什么都不管只管往出捅是几个意思 毕竟不是你们创作的角色 反正毫无尊重地乱来也可以是吗 说好的喜爱原来就是这么回事 失望透顶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个作者了

【靖苏】空山

梅长苏走了之后的那个年头,萧景琰爱上了赏梅。
为此,他在宫里特地命人辟了一处园子,亲手植下几株梅树。如今在这隆冬的最末,匠人种的梅早已稀稀拉拉之时,独有这几株还争艳夺目,长势喜人。

萧景琰随手折下枝头的红意点点,依稀想起有一个偏好折花的孩子,从前靖王府的花可没少遭他的殃。如今,他便不能算作孩子了吧。萧景琰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想不到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感慨过去的年纪。
覆雪的桠枝,带着彼时无意触及某人指尖时感受到的温度。梅长苏。
天色昏蒙飘起了雪。他猛然发现,梅长苏这个人终究也成了过去。
看不穿,猜不透,回不去也放不下。


在一切尘埃落定的那一年,感触良多。萧景琰打心里知道梅长苏还将回到梅岭,回到那个幽寒地狱中去。他没打算留下,没打算待在自己身边,或许也根本不存在什么江湖再见。梅长苏没打算许下一诺。更没打算应允自己什么。诺不轻许,故不负人;诺不轻信,人不负我。
他萧景琰偏偏愿意被梅长苏辜负。当年梅长苏曾说自己没脑子,当真不错。


嗯。他说当惯了梅长苏,言下之意即是,做不回林殊了。却闭口不提以前的种种,那些嬉笑怒骂鲜衣怒马的岁月如何能够烟消云散呢。
倘若他能平安地走出梅岭,纵然从此身边就要一直粘着一个没个正形的蒙古大夫那也无妨。总算他能安安稳稳地活下来,品茶、观日出和落霞、去从未踏足过的地方看一看。纵然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不是萧景琰自己。即使他被一个从不曾认识林舒的人带走。只要能好好活着,如此便好。
没有人能握住赤色的火焰,抓住虚妄。萧景琰也是如此,于是索性放手。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惜别伤离临请饮清酒三两三
一两祝你手边多银财
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

半醒半醉日复日
无风无雨年复年
花枝还招酒一盏
祝你娇妻佳婿配良缘
风流子弟曾少年
多少老死江湖前
老我重来重石烂

杳无音信
我性空山(*)


最初那两年,还曾有一只胖乎乎的白鸽捎带来书信。寥寥数语报平安,诸事都好,一切安稳。后来渐渐没了音讯。如今的萧景琰不会像以前那般,向母亲坦言对小殊的想念。帝王的无情内敛让他学会如何摆出一张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学会接受,只身向前,将鸿锦无法寄予的东西尽数留下。


不知从何处听说人死以后的魂灵会回到一生中最幸福的年岁,不知道日后见到梅长苏,他会以怎样的面目与自己相见。不仅是因为他分不清思念着的那人是小殊,苏哲还是梅长苏,更因为他分不清他凭何身份持以怀缅,是水牛、萧景琰抑或是帝王。


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他有了天下,可是他甚至无法挽回一个人。
山不说话,海不说话,万里江山不曾给他一个回答。奔涌不绝的江河未曾为谁停过一瞬,遑论逆流而归。
梅岭是来处也是归处。最后他做回了林殊,也做回了梅长苏。不过林殊是天下的,而梅长苏,却也不是他的。萧景琰始终不曾拥有他。


景琰,别怕。
别怕。
偌大的庭院无人私语。恍惚间萧景琰闻到了一阵梅香,他弯了弯嘴角没有说话。不觉雪落了一头,不知与谁共白首。


他很好。一切都好,一切都安稳得很,山中的日月很长。未曾有故人来入梦。


END


*陈粒的《性空山》的歌词,并不是灵感来源,只是觉得有点符合某一方对另一方的告白。

灵感来源自飞流所说的一句台词“有你(鸽主)不死”,我只是希望苏哥哥好好活下去。所以鸽主可能是假想敌(?)。
这是一个景琰在运行梅长苏2.0的时候出现了错误,连补丁都打不上,所以被兼容性更好的鸽主取代的故事(我不认识林殊)。不错,这正是景琰所发送的错误报告!(大雾)
景琰想让苏哥哥做回林殊,可是事与愿违。回不去就是回不去。
最后一段的“他”可以是苏哥哥,也可以是景琰,苏哥哥的山是mountain,景琰的山是困锁自己的围城。

逻辑已死,求不揍。
送上迟了的元宵节祝福。